音乐时空:《阿MI正传》 MIA有因的反叛

时间:2020-06-06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最近正为自己的前路感到迷惘,并不是因为2005年的专辑《阿茹拉》(Arular)与英国水星奖失之交臂,也不是因为美国饶舌小将小伟恩(LilWayne)把她的音乐比喻为农人嘻哈,而是去年的澳洲巡

  最近正为自己的前路感到迷惘,并不是因为2005年的专辑《阿茹拉》(Arular)与英国水星奖失之交臂,也不是因为美国饶舌小将“小伟恩”(LilWayne)把她的音乐比喻为“农人嘻哈”,而是去年的澳洲巡演,让这名地下音乐运动鼓噪者开始思考,是否音乐行当真的适合自己。“我预感到了,我接下来做音乐的动机,要么出奇的好,要么出奇的坏,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,我都会遭遇麻烦” 。M.I.A.语气有些冷嘲热讽,“感觉自己正在向无底深渊加速度下坠,还真有些害怕呢。你看主流音乐圈的标志性人物‘·斯皮尔斯,到最后只是一场悲剧,只是别人的笑料,没人在乎她的音乐;你再看凯伊·韦斯特,无论什么场合拼了老命推销自己,要么说些危言耸听的言论,要么把闪电穿到身上,音乐排在第三位?第四位?人们花时间去谈论在VMAs (音乐录影带奖,MTV Video Music Awards)上的可悲表演,谈论凯伊·韦斯特的服装配饰,如果这些是音乐人的首要评判标准,我想我还是退出吧,况且我也不愿意为电台电视台修正自己的歌词,改变自己的态度,我没办法去妥协。”

  M.I.A.原名Maya Arulpragasam,她的澳洲巡演起初是没过政府那一关的,以至引来民间强烈的抱怨声,官方只得要求M.I.A.在入关前签署一份协议,保证演出过程中不出现侮辱政府的言行。而被拒入关,对于常常出国做秀的M.I.A.来讲,早已是家常便饭,更稀奇的是,新专辑《卡拉》(Kala)原计划在美国录制,却因为“莫名原因”,M.I.A.一行人被美国政府拒签,他们只得环游世界,把音乐设备搬到利比里亚、安哥拉、印度和日本的各种大小录音棚里,艰难完成了这张毫不矫饰的热辣专辑《卡拉》。而美国政府到底怕她什么呢?M.I.A.自己解释道,“我是那种超越了会说‘给和平一个机会’的艺人,我想我会说‘给战争一个机会吧’ 。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  M.I.A.表现得还算乖,在布里斯本的演出中,并未出现任何涉及政府的言论,但她把报关文件一把火全烧了,台下歌迷陷入一阵疯狂。

  一般人可能理解不了M.I.A.的“给战争一个机会”,但她并没有哗众取宠的意思,只因为M.I.A.一家在过去很长时间里一直是政治难民的身份,直到现在也只是英国居民,而非公民。M.I.A.处女作叫《阿茹拉》,这其实是她父亲的名字——Arular Pragasam,一位斯里兰卡泰米尔政权的革命者,M.I.A.还是小孩的时候就已经不知去向,是死是活或许只有天晓得。

  M.I.A.祖籍斯里兰卡,却出生在伦敦,在家中的三个小孩中排行老二,父亲Arular Pragasam,母亲Kala(没错,正是与她第二张专辑同名),那时候Arular以工程师的身份往返于英国和斯里兰卡,一手创办了斯里兰卡学生革命组织(EROS),在他的帮助下,泰米尔革命政权得以顺利成立,直到后来国内抗暴运动爆发前夕,仍是婴儿的M.I.A.跟着家人迁回祖国,却因为一系列复杂的交织事件,泰米尔人的独立运动节节败退,父亲也成为斯里兰卡政府头号通缉犯。不得已,M.I.A.一家四处避难,先是搬到印度,后来因为贫穷和饥饿,母亲拖儿带女地又回到斯里兰卡,父亲没有办法与他们同行,鲜有的团聚也要以叔叔自称,自此成为了“活在风中的人”。因为仍然担心孩子的安危,Kala一直想搬回英国,可那段时间斯里兰卡的内战正处于巅峰时刻,军队不断射杀那些企图越过边境的人,最后是“叔叔”Arular暗中托付好友,经印度把他们安顿到了伦敦,当时M.I.A.只有8岁,唯一知道的英语是“Michael Jackson。”

  这时候正是80年代末期,勤勉好学的M.I.A.顶着周遭种族歧视的眼光,在学校努力学习语言,因为是年轻人,喜欢听听电台,由于反叛所以尤其喜欢收听海盗电台。M.I.A.在DJ播放的嘻哈乐中首次接受了饶舌的洗礼,当时那些充满着政治色彩的歌词让M.I.A.兴奋不已,其中又以“人民公敌”(Public Enemy)和“死硬黑兄”(N.W.A.)对她影响最深。M.I.A.后来回忆说,“听他们噼里啪啦唧唧歪歪的念叨让我舒服,我能理解他们歌词里的主张”。而她后来进入汉莫史密斯大学(Hammersmith Colledge)却选择了“圣马丁艺术设计学校”(Saint Martin Art School),主攻电影和美术。从8岁决定在英国定居下来,到后来上大学,这段时间里斯里兰卡巨蟹座女孩M.I.A.的新生活一点一点重新开始着,很多事情超出她的控制,她的生活被刷新刷新再刷新。

  大学毕业后,M.I.A.在伦敦举办了一场小型个展,把她这些年创作的模板喷画一一展现,这其中有传统的西方涂鸦式模板喷画,也有穿插着泰米尔风情的模板喷画(比如机枪坦克的图案,比如老虎竹林的图案) 。M.I.A.把自己民族文化里的东西通过西方人比较熟知的创作形式传达出去,获得了高度好评,甚至荣获另类视觉艺术大奖“特纳奖”(Alternative Turner Prize)的提名,其中一套名为“泰米尔行动”的作品后来被用到M.I.A.成名单曲《Galang》的MV拍摄里。你现在去看,背景里那些模板喷画正出自M.I.A.之手。这套作品还影响到不少潮流服饰的设计,先是英国本地一些小品牌开始借鉴“泰米尔行动”的设计风格,在设计中加入诸如铁皮手雷、AK47、M1主战坦克和猛虎等元素。到了2006年底传入日本,类似“Swagger”这样的街头潮牌开始采用那些疯狂的图形。